煤气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起洋名的白领你伤不起

发布时间:2020-07-13 16:12:28 阅读: 来源:煤气过滤器厂家

我,不过是个普通的白领。和众多人一样,在生活中我有着户口本上的名字,一进入工作圈我就成了sandra,为这个名字老妈始终不满意:我生你是两只手的人,怎么上了班变成三爪啦?没办法,读音如此。

其实我原本不叫三爪的,小时候上英语课谁没起过两三个英文名呢?早先老师叫我linda(琳达),到了中学因为班里重名改叫lily(莉莉),结果大学还跟人重,就变成了tina(缇娜)。等到我毕业过五关斩六将考进现在这家外企时,公司里有三个琳达两个莉莉,而我的主管正好叫缇娜。

再好好想一个英文名吧,特别一点的,不容易跟人重。同事这样劝我。

特别的?我心一横:zero怎么样?够特别吧?

zero?zero!俺的领导瞪直了眼:我们做销售的,你叫zero(零)?

天,还要讨这一层的口彩!我郁闷得只好拿着英文字典翻常用人名,翻来翻去看见eda,一看够简单也没人用,就是它了。

这次领导倒没异议,可是好几次几个男同事叫我的名字时都很促狭。同事丽萨终于有一天忍不住跟我说:算了,这名字不好,他们都说谁会给自己起这么倒霉的名字,eda(艾达),挨打啊!

起个洋名这么杯具的,有木有?有木有啊!

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之后,我心里的民族自尊心强烈抬头,谁说在洋行里做事就非得用洋名的?我偏不,就用中国名咋的?

呵呵,我的中文名很特别,老外真是念不来啊,每次开会,洋主管洋同事们一提到我就打磕巴:那个LLKK从此我叫L小姐。

可是好景不长。公关部的主管杰夫是个酷爱给中国女孩起名的老外,每次到酒吧和女孩搭讪的时候,他总像点兵点将一般指着眼前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你是珍妮弗,你是萨拉,你是玛丽琳某天他当着很多人对我说:你是三爪(桑德拉)。我说:为什么?他不容置疑地答:没有为什么。

三爪叫起来果然顺口,无论我怎么顽抗,越来越多的人都习惯叫我三爪,连国外总部的人发邮件打电话都找三爪,我自称L倒没人知道了。没办法,谁敢跟工作过不去呢?我只得接受被命名。

名字的误会,说起自己是杯具,说别人那就是洗具。

我们市场部有两个洋同事,总是同进同出好得跟哼哈二将似的,特喜欢跟新同事介绍自己:嗨,我是Ben!我是Dan!每次见他们介绍自己,我们忍笑都快忍出内伤了,我是笨我是蛋,你能不笑吗?

看过《杜拉拉升职记》的人都会记得她老板的名字何好德,这是从霍华德转换来的中文名,不过不是每个老外起中文名都起得这么巧的。某高管初到中国,对中国文化的热情简直感动得我们热泪盈眶,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个中文名,印成中文名片能与中国人亲善,于是发动我们为他想一个意思好、写出来漂亮的名字。此君名字念出来类似伊万,于是我们精心炮制了依凡、逸帆等供他选择,结果他直摇头,最后郑重向我们宣布了他的选择亦番。这,虽说我国过去把八国联军叫生番吧,但这名儿,若不是太过谦逊,就是太招摇。

近年来不知是不是大国崛起的影响,俺们洋行又时兴把洋名写成中国字,香港和上海的同事引领风骚,传真邮件上署名史黛拉、史泰西,我们那帮男同事看着总是一脸坏笑。最可爱的是一位香港同事,胖胖的,叫Jackie,每次认真地写着自己的名字积奇朱,念出来让人爆笑不已,机器猪。她却憨憨地跟着大家笑。

名字对我们来说,已然成为一个很欢乐的素材。报告一下,如今我们流行混搭风,刚刚丽萨推门叫我:三总,骂总来电话说蝎总和他在楼下等踢总开会,打不通踢总电话让你叫她。

总,乃我们之间不分长幼的尊称。三总当然是三爪我,骂总、蝎总乃客户的市场总监马克和希洛是也,踢总,正是我们那位又跟我重名又不让我叫零的缇娜大人。

朝阳设计西服

乌海订做工作服

临汾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