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港台记者看谢长廷大陆行抓住了每个表达两岸观点的机会

发布时间:2020-03-04 06:06:10 阅读: 来源:煤气过滤器厂家

《台海》:您对谢长廷印象如何?邹丽泳:谢长廷在民进党内有“智多星”的称号,他是一个非常聪明口才很好反应很快的人,同时,他书也读得很多,对历史、文学、宗教等各个学科都有涉猎,在民进党内算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虽然,是学法律出身,但从政以来,他一直在钻研一些推陈出新的论述,他是一个有想法、有理念的人,不管你赞不赞同他的一些说法,但至少他是一个有想法的人,而且,对于自己的一些理念,他也有能力向外界说明清楚。 林舒婕:综合台湾媒体报道来看,他之前有说过要退出政坛,但后来又复出。在我看来,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有政治抱负的人,我相信他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虽然,他是绿营的,大陆民众对他的观感不是很好,但是,我相信对于一个个体来说,有政治抱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台海》:对谢长廷在大陆的表现,您持何种看法?邹丽泳:我觉得他到大陆“守住了”民进党的“基本立场”,不过,他到大陆是一名客人,到人家那里去访问,要表现得有风度和诚意。在台湾,他们绿营一般将大陆称为“中国”,但谢长廷还没去大陆前,就改称“大陆”了,已经表现出自己的善意了。 在东山祭祖时,谢长廷掉泪了,很多绿营人士对此表示不能谅解,有的批判他,说他太矫情了。我觉得他有血缘上的缘由和情感上的感动在里面,也就是血脉相连。另外,当时有那么多人欢迎他,也有现场情境的感动成分。第三,我觉得,他作为一名政治人物,或许也有一点表演的成分,也有人开玩笑说,或许他掉泪是被烟熏的。总体而言,我觉得他的表现还是很符合“人情”的,去那边有那么多宗亲来迎接,并且我们听到大家都讲“台语”,感觉很亲切。我觉得应从感性和理性方面去看待谢长廷的言行,而我自己也不会像绿营群众那样去批判他,对于他的言行,我还是可以理解的。 林舒婕:总体而言,大方得体。另外,他这次到大陆参访,虽然是以民间身份,但他抓住了每一个能表达自己对于两岸路线看法的机会,在每一个能接受媒体采访的场合,他几乎都会接受采访。比如在东山祭祖的时候,他从宗祠出来,就会接受媒体访问。从宗祠到寡妇村纪念馆,其实路程很短,坐车的话不会超过两分钟,但是他参观完寡妇村纪念馆,包括在纪念馆里面,都分别接受了一次媒体采访。在厦门时,他开完会从嘉庚主楼到台研院参观之前,也有接受媒体采访,他谈了对座谈会的一些感受,包括他拿到1993年到厦大台研所拍的那张照片时有什么心情,在参观台研院一楼展厅之后,也接受了媒体采访。 我觉得不管他个人基于什么样的目的,策划了这次大陆行,总的来说,从目前的效果来看,大陆的态度非常明显,就是对民进党人士以适当的身份“登陆”,是表示欢迎的。《台海》:在采访中,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值得分享? 邹丽泳:在东山铜砵村时,我们用“台语”跟当地的一些谢氏宗亲进行了互动,我们问了一些问题很多人都不知道,比如,你知道谢长廷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台湾有国民党和民进党吗?回答都是不知道。可能,乡下资讯比较落后,他们平时都是关注自己周边的生活。对谢长廷到铜砵村一事,受访的村民,只知道台湾有个很重要的人要来。不过,他们说,“没关系啊,听说他是我们的亲人,那既然是亲人,我们就欢迎他来。”感觉他们挺质朴挺可爱的。还有,我问他们准备了多久?有个老太太就说,“两三个礼拜前,领导就叫我们要打扫一下了”,从中可以看出,当地政府对谢长廷前往祭祖,还挺重视挺认真对待的。林舒婕:有个比较八卦的话题,大部分媒体都有报道谢长廷在宗祠里面擦眼泪,那到底他是在擦泪还是在擦汗呢?当时,有限定媒体进去采访的数量,我是没进去。不过,我发现一个现象,台湾的媒体只有《旺报》没有报道他在擦眼泪,其他所有的平面和电视媒体,都说他在拭泪。出来以后,厦门某媒体的记者将录像回放,回放以后他说,谢长廷根本没有在擦眼泪啊,是在擦汗。后来采访完,大家坐下来聊天的时候,《旺报》的记者还说,正常擦眼泪的人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擦,而不应该从额头开始擦。其实,我们之前就有在预判,谢长廷会不会做出一些比较感性的行为。因为,从记者的角度来说,出现比较感性的画面会比较好写,可以写一些比较“软”的东西,所以打心眼里还是希望他有这样一个动作吧,不管他是在擦汗还是在擦泪,主观上都把他诉求为在擦眼泪,不过我没有写,因为我没有看到。邹丽泳:台湾中评通讯社采访主任林舒婕:香港文汇报福建办事处记者

(《台海》杂志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爱飘飘酵素果冻

播音桌

卫生间地面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