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专访上海太平洋百货高层震荡的背后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7 08:45:30 阅读: 来源:煤气过滤器厂家

新闻专访:上海太平洋百货高层震荡的背后

据上海新闻晨报消息 6月9日下午,一直避开媒体追踪的江庆能,从台北SOGO店完成交接工作回来后,接受了晨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说,“这是我第一次面对上海记者。”在太平洋百货站前店咖啡厅里,江显得一脸轻松。 “5月13日章总突然找我,说王德明带着手下8个人走了,要我尽快赶往上海。5月18日我拎着一个皮包,带着两名下属,就匆匆从台北赶了过来。”讲起自己受命于危难之际的一幕,现任上海太平洋百货董事兼副总经理的江庆能轻描淡写。 与王德明的刚猛外露相比,他行事似乎不喜张扬。在短短十几天里,他平息了人事地震带留给太平洋的后遗症———“当时许多员工和供货商出现了许多猜测”。 王德明的离任吸引了内地媒体的关注,但这些报道忽略了一个与此次事件密切相关的重要事实:太平洋百货的“老东家”台湾太平洋建设集团正在进行重组分割。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的太平洋建设集团(下简称太设集团)长短期负债高达320亿(新台币)。尽管太平洋百货1993年进入内地后取得了辉煌的业绩(2001年内地太平洋百货店总营收高达169.7亿新台币),但是,内地太平洋百货店的兴旺并没有使太设集团摆脱台湾整体大环境和营建相关产业的不景气。 去年以来,太设集团一直笼罩在债权银行抽银根的重压之下。海外媒体透露,为了彻底解决经营危机,太设集团创始人82岁的章民强再次出山,并接受了债权银行的建议,将对太设进行组织分割和瘦身集团的重整计划,期望将负债大幅降低。而其中最令人关注的是,太平洋百货事业体的持股权,极可能从章氏家族手中旁落到资金充裕的台湾霖园集团。 “重组计划是在5月23日刚刚完成的。”江庆能向记者证实,“新的合作伙伴是一家台湾当地的上市公司‘国际票券’,太设集团不再是太平洋百货的当然股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太平洋百货已经从章氏手中旁落。“章老先生的三儿子章启正正是现在太平洋百货的挂帅人”。 当记者问及霖园集团退出的原因时,江庆能认为:“霖园要求的股权不是百分之四十几,而是百分之五十几,太设当然不会同意。”无疑,在经营掌控权上,章氏半点都不作退让。从时间来看,王德明离任与太设集团重组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二者之间是否存在联系呢?江庆能以“王先生的事不太方便谈”为由不予点破。 “王先生从个人利益的角度作出了新的选择,这是他的个人选择,不便评论。”江对记者说,“事实上,我听章先生说过,王先生在太平洋百货的薪酬早已是管理层中最高的。” 王德明的离任果然另有隐情?王离任后曾向外界透露:“我和章氏父子在观念上有很大的冲突!”一个更为确切的说法是,王在太平洋百货重组和发展问题上与太设集团章氏父子之间存有很大分歧。 1987年,章民强与日本SOGO百货合资开设第一家“太平洋百货店”,此后一发而不可收拾,还将自己的太平洋百货店开到内地。虽然日方的股份早已被购回,但各地太平洋百货店至今推崇日本SOGO百货的经营管理理念。与许多日本家族企业一样,章氏的企业经营理念看重经营掌控权,任何可能对家族经营掌控权造成的稀释的行为,都会受到阻止。 事实上,原合作伙伴霖园集团的退出与王德明的离任有着相同的意味。长久以来的王德明,如同绿茵场上攻城拔寨的射手,屡屡给对手的球门捅入炮弹式的进球,为己方赢得比赛。但在胜利后对梦寐以求的金色奖杯除了一次次的拥吻外,却始终不能揽为己有。“他没有太设的股份,也没有上海太平洋百货的任何股份。”江庆能说。 从另一个方面看,王的这次离任事件,与内地民营资本的日益壮大和成熟不无关系。一些业内人士指出,内地民营商业资本正在形成与海外商业资本较量的竞争力,“池水深了,连王德明这样的大鱼也能养了”。记者曾向大连万达集团下属的商业管理公司求证,该公司并未否认已将王德明纳入帐下,只是对记者说:“这是上面集团的决定,具体情况向他们了解。”近日,记者还注意到大连万达在媒体上刊登的高薪急聘百货经营人士的广告,巨资投入百货业,其心昭然。 王德明走后,接替其上海太平洋百货总经理一职的其实是刚刚在北京负责开设太平洋百货西单店的朱海翔,但考虑到朱海翔并未辞去成都太平洋百货总经理的职务等,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很可能成为统揽内地各太平洋百货店的领袖人物,而江庆能先生则会是上海太平洋百货具体事务的负责人。 对于台湾的章氏家族而言,危机时刻把江庆能调任上海,并非一时的应急之举。江庆能1977年大学毕业就进入国泰百货,1987年进入刚刚成立的太平洋百货SOGO店。这位下属在长达25年的百货业工作中逐渐博得章氏父子的信任,从普通职员晋升到协理。更重要的是,他在1993年参与了上海太平洋百货的筹建工作,直到1995年才离沪。 “我一到上海就发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而且我一直在关注上海百货业的变化。”在江庆能看来,20年来上海百货业跨越了生产导向和市场导向,并在2000年前后进入了消费导向阶段。“目前,上海的消费观念正在迅速地发生转变,欧美消费观念的影响会直接而迅速地反映到上海市场。这对百货业者是否具有敏锐的市场捕捉能力和锐意革新的决心提出了新要求。” 在谈到这个话题时,平静内敛的江庆能显得很兴奋。然而,王德明在上海太平洋百货创造的9年辉煌对于任何继任者来说都是难以超越的,江承认:“王先生在太平洋百货的成绩是难以磨灭的。”据了解,此次与江一起从台北来沪的两名属下欧阳一鸣和郭稚惠现在已经被分别安插到上海太平洋百货徐汇店和淮海店的新职位上。 采访结束,江庆能在与记者辞别时躬身一鞠,这是太平洋百货最常见的致礼方式。不知身居别处的王德明是否还保留着这一昔日的举止。(记者付涛)

便携式拉力试验机

zy200n万能试验机